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仙逆 天才相师 校花的贴身高手

第11章 一切从头学起

      第一次和牛大力的冲突结果是,庄严背着自己的背包在大操场上跑了十圈,直到尹显聪过来叫他吃午饭的时候还有四圈没完成。

    庄严已经很久没有跑过这么长的路程了。

    大操场绕一圈四百米,十圈其实就是四公里,庄严跑得有种要断气的感觉。

    这让庄严怀念起初中年代。

    那时候的庄严酷爱足球,几乎每天晚上都去踢球。后来还去少年宫参加了一个私人办承办的足球俱乐部的少年队,下午第三节课经常旷课参加少年足球队的训练。

    踢球的后果是每天晚上写作业都昏昏欲睡,成绩一落千丈。

    作为父亲的庄振国暴跳如雷,出于一个老侦察兵的特有思维,他按兵不动,偷偷跟踪之下发现了庄严的小秘密,在某天带着几个警察冲进了足球队的训练场,当着所有队员的面将庄严的球鞋扔进了旁边的湖里,然后警告教练如果继续允许庄严过来踢球就会以拐带人口的罪名告上派出所。

    那天是庄家两父子关系的转折点。

    欲哭无泪的庄严眼睁睁看着父亲如同一头暴怒的狮子一样将训练搅黄,然后扔掉了自己的球鞋和足球。

    从那天起,无论庄振国要求什么,庄严都会采取一切办法对抗。

    高中的三年,庄严不再踢球,抽烟喝酒样样学了,把庄振国气得气得七窍生烟。

    如果是初中的体质,跑这四公里还真不在话下。

    进入军营,庄严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适应这种生活。

    部队不是家里,一切都要从头学起。

    见了有军衔的人就要立即起立站好挺胸抬头叫“xx好”,这个xx实际上是职务,只可惜庄严压根儿分不清什么军衔什么职务。

    不光是庄严,所有新兵都一样,排能分清军衔的只有那个第一晚就和庄严交上朋友的严肃。

    所有的新兵最后都用“首长”俩字来代替“xx”,反正管他是兵是官,叫“首长”总不会错。

    最让庄严头疼的还不是内务和严格的军衔制度和规矩,还有就是洗澡。

    没错,是洗澡!

    当第三天晚上,牛大力带着整个拍的新兵一起出去洗澡的时候,庄严这才见识了什么是部队式的“洗澡”。

    当一个排的新兵穿过马路,去到营区对面小树林里的洗澡地点时,庄严惊呆了!

    没有什么词语可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

    “班长!就在这里洗澡!?”

    他首先尖叫了起来。

    这里没有灯,没有墙,更没有房间,甚至连个简单的围栏都没有。

    天就是房顶,地就是地板。

    只有横在所有人面前一口直径十米的井——这就是洗澡用的水!

    庄严艰难地咽了口唾沫,用难以置信的目光投向牛大力。

    后者却毫无羞涩,当众哧溜哧溜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扒了个精光,只留下一条绿色的军用大裤衩,麻溜地将衣服挂在旁边的小树桠上,拿起黄色的军用水桶,在黑暗中露出一口白牙。

    “怎么?大惊小怪干什么!?没见过部队的洗澡间啊?!”

    “我……”庄严差点要骂粗口。

    在家里,这种12月中旬的寒冷天气里早已经开热水器了。

    在零上6度的寒风中,庄严差点没破口大骂。

    “来来来!在我们部队啊,洗澡也是有技巧的!”牛大力丝毫不在乎庄严的感受,在他看来,少爷兵就是少爷兵,他也乐于看到庄严出洋相。

    他拿起一只桶,用小背包带绑住同耳朵,然后一手攥住一头将水桶扔进井里。

    在庄严惊愕的目光中,黄色的军用水桶晃晃悠悠落下,足足落了五米左右才啪一声摔在水面上。

    牛大力熟练地将桶先往左一带,然后猛地从相反方向一扯!

    水桶稳稳当当翻了个身,口朝下扣进水里。

    牛大力三下五除二毫不费劲将一桶水麻利地提上井沿,然后高高举起往脑袋上兜头一淋!

    “爽啊!!”

    他爆喝一声,仿佛吃了兴奋剂,另一只手抓起旁边肥皂盒里的肥皂在身上猛涂。

    “记住了,动作一定要快!尽量两桶水搞定自己!第一桶淋湿身子,最快的速度刷好肥皂,然后另一桶水洗干净泡沫……”

    话语间,牛大力已经整个人笼罩在一片雪白的泡沫中,就像个雪人。

    在脑袋上狠狠抓了几把,又伸手进大裤衩里抓了几把,他再次甩出水桶,瞬间又拉上来满满的一桶水。

    哗——

    第二桶水从头淋到脚,酣畅淋漓一气呵成。

    “搞定!”

    淋掉泡沫的牛大力开始飞快地用毛巾擦干身子,跑到小树脱掉大裤衩露出古铜色的屁股,很快换上干净衣服。

    “都看清楚我的示范没有!?就按我说的做,洗澡要快!要狠!不要迟疑!脱衣服的时候有点儿冷,但是水淋下去你就不冷了,井水冬天是暖的!”

    “我信你个鬼!”庄严长大嘴巴看着嗨翻天的牛大力,心里暗自嘀咕着。

    看到周围的新兵们没有一个敢脱衣服,牛大力不悦道“都扭扭捏捏干嘛,都是大老爷们,身上有的谁都有!别以为就特娘的你才有把儿!”

    还是没人敢动。

    虽说南国的冬天没有北方的冰天雪地,开始这寒风那是穿透力极强的,属于魔法攻击!

    “都给我听口令了!”牛大力虎下了脸。

    他知道自己必须用强,下死命令才行。

    “二排的兵都听好了!脱衣服!这是命令!”

    所有人听到命令,下意识开始脱衣服。

    “死就死了!”在这么多人面前,庄严也不愿意丢脸,一咬牙,脱掉了冬季作训服,又脱掉了里头的秋衣……

    寒风刮过。

    庄严听到自己的牙齿在发出格格的响声。他抖抖索索地将小背包带绑在了桶耳上,然后学着牛大力的样子一抛,然后一拽!

    水桶一点没听话,像条死蛇一样横在水面,压根儿捞不到多少水。

    “我……艹……”

    一股儿清水鼻涕从庄严的鼻孔里耷拉出来。

    “见鬼了……”

    一想到未来几年都要在这种环境下渡过,他立即有了要投井的冲动……

    。

txt下载地址:https://www.qswtxt.com/book/161.html
手机阅读:https://m.qswtxt.com/book/161/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 第11章 一切从头学起)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严七官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