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仙逆 天才相师 校花的贴身高手

第26章 营长的许诺

      这次之后,庄严心里颇有点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绝望感。

    新兵连的训练还是按部就班地推进。

    这一年,是1师竞争快速反应部队编制的关键一年,年底总部就会派出考核组来到G军区,在预选的两个部队里进行挑选,最终确定是谁升级快速反应师。

    升级快反师,不光是装备和军费资金的倾斜,更是一种荣耀。

    1师从上到下,从师长到排长,心里都憋着一口气要在上级面前证明自己。

    打算混日子的庄严发现,自己这回是彻彻底底撞在了枪口上。

    三营同样不例外。

    春节临近,三营长腾文冀宣布,要在年二十八那天以排位单位进行一次五公里越野对抗赛,看看哪一个排的新兵最带劲。

    由于是新兵营,暂时未开展实弹射击之类的训练,专业训练顶多是练个最基本的验枪和卧姿装退子弹,所以考核内容只涵盖了五项——紧急集合、俯卧撑、器械体操一、二练习,投弹和五公里越野。

    作为奖励,获得比赛总分第一名的排可以放假一天,由排长组织到附近的小镇上自由活动一天。

    一天的自由活动,对于在新兵集训期间度日如年的新兵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奖赏。

    腾文冀宣布决定之后,营区里的空气骤然紧张起来。

    在新兵下连的考核之前,这将是一次摸底考核,是骡子是马,在那天拉出来溜溜立马就能现出原形。

    对于庄严来说,这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

    这意味着,日子会越来越难过……

    随着摸底考核日子的临近,每天清晨天色还蒙蒙亮,新兵们早已经起床,穿着那身湿漉漉臭烘烘的冬季作训服,背着绿油油的背包在南方晨曦厚厚的白雾中亡命飞奔。

    排长戴德汉每天都会亲自下场督阵,每天寸步不离自己的士兵,陪着他们跑每一次五公里越野。

    和牛大力不同的是,戴德汉跑的时候往往不做声,可是一旦去到终点,他就会集合所有的新兵,冲着他们大吼:“我说了多少次!不要你们个人成绩优秀!我要的是排成绩优秀,给我记住,你们是相互依靠的兄弟,你们是一个集体,是一个握在一起的拳头!刚才最后三名出列!现在你们有三分钟时间休息,三分钟后再来一次!”

    ……

    凌晨三点的操场上,第三次紧急集合训练。

    时间没达到要求,最后一名跑出房间的新兵用时三分十秒。

    于是,排被罚背着背包做100个俯卧撑……

    站在已经跑了五圈大操场的新兵们,四班长尹显聪大声问:“你们是不是感觉我们班长在整你们?”

    队伍中,庄严喘着粗气,他已经没力气回答,周围也没人敢回答。

    来回走了两步,尹显聪举起了手里的秒表,看着汗流满面却敢怒不敢言的新兵们说:“地方有句话:时间就是生命!部队更是如此,时间是生命,是战机,是局!一个士兵可以影响一个班一个排,一个排可以影响连营,一个营可以影响团或者师,一个师就可以影响一个战局!”

    队伍里静悄悄的,汗水在每个新兵的脸上无声无息的下滑,滴落在脚下的泥土里。

    ……

    三十一天的时间里,庄严足足给家里寄出了五封信。

    可是每封信都像飞出去迷路的小鸟一样一去不复返,泥牛入海毫无回音。

    当第五封信寄出后一个礼拜,庄严突然彻底明白过来,父亲庄振国恐怕对自己会写信想母亲求援一事早有预料,早就做好了防范准备。

    对于一个参加过反击战的老军人来说,玩心理玩战术,自己真的是有点儿班门弄斧了。

    他混部队的念头已被彻底粉碎。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

    这年头,亲生老子都靠不住。

    还是靠自己比较实际。

    每天深夜躺在床上,庄严摸着磨掉了皮的手肘和肿胀的脚跟,他一次次问自己,这么拼命到底值不值得?

    和他要好的几个同学上大学的上大学,做生意的做生意,即便运气再不济,也搞个中专代培生念几年,只要一毕业,就可以拉拉关系到令人羡慕的大国企。

    庄严的情绪前所未有的低落。

    每天黄昏收操,庄严在队列里看着其他连排擦肩而过的新兵,并从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己——沾满黄尘的作训服,渗出的汗水交杂着黄泥巴,把一件原本绿色的冬季作训服染得像一件迷彩服;作训帽沿结着一圈白碜碜的盐巴,那是晒干了的汗。

    雷同而瘦削的脸上是疲惫,新兵特有的惶恐在眼睛里闪烁。谁也不知道下一分钟是不是忽然来一个紧急集合,是不是来一次五公里武装越野,又或者要背着装备做多少次俯卧撑。

    那个曾经闪过庄严脑海里的念头此时又沉渣泛起。

    逃!

    既然连亲生爹都不管自己了,还能怎样?

    他开始考虑是不是要做一个逃兵了。

    虽然大部分的钱已经被班长统一保管,可是庄严来的时候,母亲悄悄在口袋里又给他塞了一千。

    这一千块,藏在冬季作训服的内袋里,当时尹显聪根本没有搜他的身。

    便装已经被放在了小包房,可由于这个营区是个临时驻训的新兵营,营房设施简陋,没有专用的行李保管间,也就是部队俗称的小包房。

    所以这一批新兵到来的时候,营里并未对他们的个人物资进行严格点验,那些私人的行李包,只是简单的统一放在了大排房东面的一个隔间里,连个门锁都没有。

    这种疏漏造成的便利一度刺激着庄严要当逃兵的欲望。

    无数次,他在心底盘算如何逃离部队,甚至开始注意营区值班哨位的换岗时间。

    他甚至想好了逃离的路线。

    在跑五公里越野的时候会经过一些周围的居民区,庄严留意到,有中巴车在距离新兵营东面大约五百米的一条油柏路上经过。

    而且他还留意到,这里的中巴运营时间很长,某次洗澡的时候他看到还有挂着XX镇-XX镇线路牌的中巴在马路上跑。

    天时地利人和,仿佛一切都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txt下载地址:https://www.qswtxt.com/book/161.html
手机阅读:https://m.qswtxt.com/book/161/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 第26章 营长的许诺)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严七官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