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仙逆 天才相师 校花的贴身高手

第51章 歪心思

      小意外来的很凑巧。

    团里特务连连长看到自己派去三营的俩个干部中午饭时间过了都还没回来,也没见有什么回信,于是便打了个电话过来三营部询问情况。

    作为一个作战部队的营长,腾文冀早已算计到一切,甚至预算到了特务连也许会给来三营接人的干部会接到电话的可能性。

    他吩咐了通讯员小王接到电话一定要告诉对方,接兵的人已经走了。

    如此,万事大吉。

    偏偏芝麻掉在针尖里。

    通讯员小王那天喝多了茶水,膀胱早已经不堪重负,眼看着特务连的俩个军官走出营部大门,而电话则一直没响。

    心想一切已成定局的小王放下心来,捂着肚子一蹦一跳朝厕所跑去,路过卫生室的时候,朝里面的卫生员喊了一嗓子:“老庞,帮我看着电话。”

    由于尿液早已经冲破前列腺的控制,小王来不及细说边消失在了营部营房的后头。

    就在这关键的时刻,电话铃响了。

    卫生员跑去接了电话,把话筒贴在耳边听了几秒,哎哎了两声,说好的好的,他们还没走,我这就去叫人。

    说罢将话筒往桌上一撂,迈开旋风腿冲出营部的平方,冲到了走廊下朝着已经走出近二十多米远的营长和特务连军官高喊了一声:“营长,特务连来电话,说是找他们连的干部噻。”

    那天天气依旧冷飕飕的,午休的营区里也静悄悄的。

    卫生员带着浓重四川口音的普通话响彻了整个营部院子,就连在跑到营部后头山坡下灌木丛里尿尿的通讯员小王也听得清清楚楚,惊得差点没将尿撒在自己的裤子上。

    营长腾文冀后来提起这事还一肚子鬼火,说当时我的脑子里当时就被投进了一颗手榴弹,咣一下就炸了,把老子炸得懵逼懵逼的。

    他本来那张堆满笑容一副写满送瘟神喜悦的脸如同一根在熊熊大火上炙烤的冰棍似的迅速溶化。

    艰难地转过头来,他看到了十多米外走,本来走在他们前面正打算回排房拿背包去“团部后勤部门”的何欢。

    何欢整个人雕塑一样站在原地,一双脚被钉子钉住了似的,一双眼珠子差点没掉到地上去。

    他训练不咋滴,可是还不是聋子。

    他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营长。

    仿佛看着一头从外星降落到地球上的怪物。

    仿佛一个革命者看到了出卖自己的叛徒一样难以置信。

    特务连的干部似乎还没意识到今天事情在短短的一瞬间已经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仍旧朝着腾文冀笑笑道:“腾营长,我去你的办公室接个电话,搞不好是咱们连长打来的,你看看,咱们连长就是个急性子。”

    他刚转身,没等朝营部迈开步子,一条黑影像只受惊的老鼠一样从他身边风一样掠过。

    知道真相的何欢不干了。

    他冲进营房,抱着营部办公室的一张桌子的木腿,开始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就像一个被人拐卖的儿童一样,撕心裂肺地嗷嗷大哭。

    “我不去特务连!营长你骗我!!我不去特务连!你们都在骗我!”

    凄惨的哭声响彻营区,引来观者如潮。

    对于一个连普通战斗连队都待不下去的怂货来说,团特务连简直就是地狱一般的存在。

    也难怪,别说是要当逃兵的何欢了,庄严到团里参加开训动员的时后见识过特务连的老兵的厉害。

    那些老兵的拳头上都是伤疤,上面结了一层厚厚的茧子,脑袋前额上秃秃一块,据说是练头功的后遗症。

    那天在开训动员会上,特务连的老兵们将一个个啤酒瓶玩似的砸在自己的脑壳上,噼里啪啦玻璃渣子四溅。

    每砸一下,看台上的庄严的小心肝就扑通跳一下,眉头也跟着跳一下,好像砸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特务连是团里的模范连队,他们的训练是往死里整,连俯卧撑都得用拳头做,浑身上下没一块好肉。

    对于出生在城市干部家庭的何欢来说,到部队不过是镀镀金,混个指标日后退伍好安排罢了,压根儿没想着要吃苦。

    一听自己去的压根儿不是啥团里的后勤部门,而是艰苦卓绝的特务连,他连腿都抖了。

    被逼急了的何欢抱着床脚倒地就哭,嘴里威胁着要把他送到特务连就死给所有人看。

    营长腾文冀闹了个大红脸,又羞又恼,就差没当场将何欢拉出去枪毙。

    特务连的接兵干部一看何欢原来是这么个活宝,也不愿意沾麻烦,电话都不接了,二话不说掉头就走。

    临了还损新兵营长一句:“就这么个孬种你们也往特务连挑?你们新兵三营就没一个拿得出手的兵了?”

    营长腾文冀气得脸色又青又白,话都说不出来,马上让人给团里军务科打电话,要退兵。

    第二天,何欢那对操碎了心的父母再次赶到了部队上,好一阵疏通,最后团里领导为了免得何欢这小子真的自杀,所以干脆给他安排到团招待所去,也算是眼不见心不烦。

    听完了故事,看着眉飞色舞的何欢,庄严吧嗒了几下嘴,一脸嫌弃说:“我怎么感觉你在述说自己的光荣史?”

    何欢又是老脸一红,嘟哝说:“我知道这不光彩,可是我也没办法不是?你看我,你看看我,就跟一根面条似的,能经得住特务连的折腾吗?这不把小命都搭在里面了?”

    庄严想想自己,其实曾几何时又比旁边这位老乡好多少?

    于是摆摆手说:“得了,你那种死皮赖脸的事,我做不出来,你不要脸,可我要呢。”

    何欢的眼珠子又贼溜溜地转了一圈,说:“我这不是启发启发你嘛。”

    说完,他凑过去,在庄严的耳边开始嘀嘀咕咕说起了悄悄话。

    好一阵,总算听完了何欢的通天妙计。

    庄严满脸怀疑道:“你说的这个,成吗?”

    何欢说:“嗨!你又要面子,又要舒服,我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听我的,我还能坑你不成?”

txt下载地址:https://www.qswtxt.com/book/161.html
手机阅读:https://m.qswtxt.com/book/161/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 第51章 歪心思)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严七官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