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仙逆 天才相师 校花的贴身高手

第224章 村民李强的命

      “有人吗!?”

    庄严和徐兴国、王大通、严肃、刘瑞勇等几个人跟着几个地方干部,打着手电在分洪区里的某条村庄中排查。

    推开院子老旧的破木门,这是一户典型的农家小院,门口不远处有几片鱼塘。

    “有人吗?”

    地方干部又喊了一声。

    手电光照在一层的瓦房上,几只鸡在鸡栏里咯咯地叫着,用惊恐的目光看着所有人。

    今天没有下雨,不过十分闷热,空气仿佛停止了流动。

    这预兆着明天也许有一场可怕的大雨。

    两个地方干部走进瓦屋,检查了一下又走了出来。

    “没人。”其中一个说。

    另一名地方干部的对讲机里沙沙几声,然后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他走到一旁,按下通话键,对着对讲机用地方话说着什么。

    语速很快,像一把突突冒火的机枪,声音里充满了焦虑。

    焦虑。

    这是今天所有分洪区里的每一个人不知不觉中产生的一种情绪,话语之间不经意救流露出来。

    “庄严,你还有水吗?”徐兴国走到庄严身边,低声问道,“我的水,刚才喝光了。”

    庄严将水壶解下,递给徐兴国。

    徐兴国喝了两口水,把水壶还给庄严,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低声骂道:“这鬼天气!”

    同样的,徐兴国的语调里满是烦躁。

    突然,瓦房里传来了轻微的响声。

    “嗯?”严肃侧头朝瓦房方向看了看,问其他人,“你们听见什么声音没有?”

    庄严也听见了,说:“也许是老鼠而已,老鼠也要逃命。”

    “不像啊……”严肃皱起眉头,侧耳倾听。

    刘瑞勇将手电对准瓦房的门,照进去……

    噗——

    沉闷而细微的声音再次响起。

    庄严这次也听清了。

    这好像是什么东西落在了地上发出的响声。

    “不在瓦房里,像是在……”

    他举起手,朝这瓦房后方指去。

    “好像在房子的后面?”

    几个兵也来不及跟地方干部打招呼,打着手电,绕过瓦房,慢慢朝后面走去。

    绕过了房子,后面又是个小院,其中院子的东北角处有个破破烂烂的棚子,里面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

    电筒光照上去,似乎是一些饲料之类的东西。

    “出来!”庄严大喝一声。

    如果这时候有人,兴许是乘乱偷东西的小偷也说不定。

    世上总有坏人,趁火打劫的也肯定有。

    “我看到你了!”庄严往前走几步,轻轻地抄起一根倚在院子中一棵树旁的木棍。

    棚子里的杂物忽然蠕动起来,簌簌的响声过后,一个粗声粗气的嘶哑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你们是解放军吗?”

    “我们是解放军!”庄严回答。

    看到原来棚子里真的躲着有人,大家立即警惕起来,纷纷散开,成半圆形将棚子围住,不知不觉种站好了战斗队形。

    无论棚子是谁,现在都逃不掉了。

    “你是谁!?出来!”庄严大声喝道。

    躲在棚子里的人用口音极重的普通话说道:“我不是坏人,我是这家的主人……”

    话音未落,几个本来在前院地方干部已经到场了。

    其中一人盯着从棚子里走出来的那个中年汉子看了一会儿,说:“李强!你不是走了吗?”

    那个叫做李强的中年庄稼汉,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人,用手挡了挡手电的强光。

    “你是胡支书?”

    “嗨!真是你个李强!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啊!?不知道要分洪了!?”胡支书拿着手电,回头对庄严等人道:“咱们村的,叫李强,这是他家。”

    听说是这里房子的主人,庄严略微尴尬地将棍子扔在一旁。

    几个兵退到了一边。

    这种事,还是留给当地的干部自己解决。

    留在分洪区是绝无可能的,李强必须走。

    如果不走,庄严和徐兴国几个架着都要将他架走。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丢什么都好,总比没了命强。

    胡支书上前,手指差点都戳在了李强的鼻梁上了,一顿训。

    “你李强上有老下有小,怎么就这么糊涂?留在这里,你以为你是神仙?能避水?你死了,你爹妈咋办?婆娘咋办?崽咋办?!”

    胡支书年龄比李强大,训斥起来简直就跟长辈骂儿孙一样。

    李强勾着头,看着地面,也不言语,也不吱声,随胡支书骂。

    到临了,胡支书也骂累了,叉着腰再原地喘了几口气,指着远处说:“走!马上走!离开这里,去县城,你不是又亲戚在县里吗?去避一避,几十天之后,水退了再回来!”

    一直没吭声的李强听到这句话,突然情绪就暴发了,双手捂头,揪住自己的头发,人一蹲,哇哇地大哭起来。

    “胡支书!你倒是说得轻巧!走?怎么走?!我走了人,我走得了庙吗!?”

    他的肩膀一抽一抽地,一边哭,一边说。

    “我姐在县城里,没错!我早就听说要分洪了,没错!下午四点多我就收拾好东西,和家里人装了一车粮食和点行李往城里赶,光在县城门口就堵了我两小时啊,到我姐家卸了粮食,我是饭都没顾着吃救往回赶了……”

    “可我赶回家里一看,我就知道不成了……我走不了了……我怎么走?胡支书,我怎么走?”

    李强手一抬,指向前院。

    “屋里的那个衣柜是去年做的,是我托人找了好木头,又请了人家县城里的木匠给我定制的,花了我不少钱不说,还是我自己用三轮从县城里自个蹬了几十里地运回来的……”

    “还有,门口那10多亩鱼塘,上半年投入了好几千,光是银行贷款就有000块,鱼塘边建了猪舍,猪也有七头,上半年我摸黑早起,没日没夜地干,鱼喂得好,塘离的草鱼三斤多的都有上千条了,鲢鱼也可以上桌了,猪也两百多斤一头,寻思着八月十五之前给卖了,把银行的钱换了,一家人过个美滋滋的八月十五……”

    “可要是分洪,一分洪还有什么?我的鱼,我的猪……还有我的鸡鸭……没了,没了,没了……胡支书,你倒是说,让我怎么过?我是明白了,我的命就在这里,要死,我就跟我这些鱼,这些猪,死在一块!”

    说罢,捂着脸继续呜呜哭。

    庄严虽然不能完听懂李强的方言,可是大约也能从他和胡支书的对话里听出点什么。

    一开始,刚进后院子找到李强的时候,庄严心里第一个念头是——这人怎么还不走?难道为这点点财物,连命都不要了?

    值得?

    蠢!

    可现在,他突然明白,这些看似不起眼的财物,对于一个靠天吃饭的农民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庄严忽然如同悟道一般明白了,当兵到底是为了什么?所谓的保家卫国到底是为了什么?

    说白了,就是要为了这片广袤土地上每一个想吃口饱饭的百姓去保一方安宁。

    只有老百姓吃得饱,穿得暖,睡得香,当兵的才能拍着自己的胸膛,毫无愧色地说,我是个军人!我为这个国家奉献过!我问心无愧!

    李强最后还是在胡支书的劝说下离开了。

    庄严用他家唯一的那辆三轮车,给他尽量装上他能装的财物。

    李强舍不得那个大衣柜,庄严几个帮着抬上了车。

    众人一直将李强送到村口,送上通往县城的路,这才重新回到村子里去。

    看着李强那个落寞悲伤的背影,在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之下独自前行,庄严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窝囊。

    回村的路上,他对走在自己身边的徐兴国说:“我想回大堤上去了,别人都再抗洪,我们都在干什么狗屁活儿!”

    徐兴国和严肃还有刘瑞勇几个人愣了一下,头也低了下去。

    众人一路无语。

    夜,根深了。

    天空忽然开始飘落雨点,由小变大。

    整个荆州,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txt下载地址:https://www.qswtxt.com/book/161.html
手机阅读:https://m.qswtxt.com/book/161/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 第224章 村民李强的命)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严七官谢谢您的支持!!